bwin官网-必赢娱乐网址

用户登录
《羊角水堡的耳朵》

来源:中国作家网 | 金朵儿  2019年08月09日11:40

《羊角水堡的耳朵》

编辑:金朵儿

出版社:黑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7月

ISBN:978-7-5319-6229-8

定价:19.8元

内容概况

主人公蓝耳朵虽然天生有语言障碍,却用另外一种方式爱着世界。她的淳朴和善良让来自都市的池冰和池小雅兄妹更加热爱生活。而无论是古松林里的蘑菇精灵,还是能够直立行走的猫,以及居住在古樟树洞里的老鼠抬着轿子嫁女,都是在用童话式的语言,讲述散落在赣南古村落里的神秘故事。

编辑通过这些故事,表达了客家天人合一、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主题。

编辑概况

金朵儿,江西赣南客家人,儿童文学作家。喜欢仰望星空,从小爱做梦,想做一名“造梦师”。家里养着百余种花木,相信万物有灵有性有情且美。

中国作协会员。毕业于鲁迅文学院儿童文学高研班。樊登小读者江西分会特聘讲师,赣州市爱阅悦读学院名誉院长。赣州市作协儿委会副主任。曾在一线从事教学工作十余年,专注儿童心理研究。

出版儿童文学作品《羊角水堡的耳朵》《虹朵朵的梦》《小贝卡奇遇记》等二十余册,作品均改编有声版在“口袋故事”播出。长篇童话《小飞鱼蓝笛》曾被广电总局推荐,获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2016网络文学好作品奖、榕树下儿童文学大赛“最佳童话奖”等奖项。另有小说《四星望月》《赣州寻宝记》、短篇集《雪莲山的狐狸》即将面市。

评论

一方纯美的世外桃源

——读金朵儿《羊角水堡的耳朵》

汪春蓉

金朵儿是近年来活跃于儿童文学领域的80后新锐儿童文学作家,她不竭的创作动力来源于脚下神奇的赣南大地。在她的笔下,万物有灵,一草一木、飞鸟走兽与人心意相通,和谐相处,不过,唯有内心仁慈的人才能与自然万物心心相印。在她斩获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的《天井》里,纯真善良的小女孩与老龟对话、分享食物,而老龟俨然是古老围屋的守护者,它送上绿珠子,将病重的阿婆治愈。

读《羊角水堡的耳朵》,这样唯美的情怀同样唤醒我内心久违的感动,不由久久沉醉其中,咀嚼着,品味着,任由文字把我带进一方纯美的世外桃源。

书中美妙的自然风光让人心驰神往,远离喧嚣的羊角水堡坐落在青山绿水间,带有天井的青砖房子,玉带似的湘水,明艳的桃花林,青翠的竹林,茂密的古松林……

金朵儿以诗性的笔触描绘了羊角水堡充满诗情画意童话般的世界,向读者展示了赣南一隅的美好生活画卷。小说塑造了一个语言先天障碍的小女孩蓝耳朵,她虽然异于常人,但并不自卑,淳朴的乡村孩子也不觉得她不正常,她自由活泼,光着脚奔跑在土地上,能模仿各种鸟叫,与小伙伴一起上学,一起在山野放牛、冬泳、采蘑菇、嬉戏……蓝耳朵说话结巴,但听觉异常敏锐,她可以听见蘑菇舒展身姿的细微声响,可以听见果子狸半夜的伤心呼救,总之能听懂大自然微妙的声音,与大自然进行心灵的对话。她是羊角水堡的快乐精灵!这快乐是因为这里的人们善待大自然,而大自然便慷慨地向人们奉献出更多,如新鲜的空气,宜居的环境。

小说经由蓝耳朵把大家领进一个个与蘑菇仙子、禅猫等自然生灵相遇相知的美好故事。城里来的池冰因为奶奶的去世郁郁寡欢,善良的蓝耳朵带着池冰兄妹去古松林采蘑菇,池小雅不忍烹煮可爱的红菇,将一朵最美的红菇种在旅馆花盆里。谁知第二天竟然发现红菇不翼而飞。奶奶坚信红菇是自己回古松林里了。一星期后,红菇竟然出现在蓝耳朵家门口的草地跳芭蕾,舞累后又跳到蓝耳朵手心里挠痒痒。原来红菇是500多岁的蘑菇精灵。因为孩子们的纯真善良,蘑菇仙子化身为美丽的红衣少女,带孩子们去摘覆盆子,去千藤古道表演木偶戏,把蓝耳朵她们当知己,倾吐尘封于心的如莲往事。禅猫每天早晨挎篮子采荷花原来是为了给老鼠女儿做嫁衣,用花瓣为出嫁的老鼠新娘铺一条灿烂的荷花小径。

金朵儿老师很年轻,但她深耕儿童文学十载有余,对儿童文学有着自己独特的理想追寻,她说,“儿童文学不一定太深刻,但一定要质朴、真纯,如春之芽,冬之阳,让人看到美和希翼,感受到暖。”她这样说,也这样写,知行合一。

小说中旖旎的风景处处与人物曼妙的心灵图景互相呼应,互为映衬。蓝耳朵半夜听见果子狸在遥远的山脉哭泣,于是和小伙伴们连夜前去营救;周子荣大爷在汉仙岩无私为游客烧茶二十载;仁慈的奶奶常常做好艾米果、酒娘蛋招呼乡邻和小伙伴们享用;远在异乡的孙阳老师和唐黛无悔留在羊角水堡教育孩子……人性中的真善美,各种淳朴的传统习俗,一次次唤起大家久远的珍贵的童年记忆,一次次唤起内心深处对美的向往。

这部小说结构有点散学问,不似金朵儿其他作品那样环环相扣,情节跌宕起伏,但是细细品味,会发现它的每一章都有着更为紧密的内在逻辑联系,那就是居住在羊角水堡的人们与万物相亲相爱,这“真善美”就像一根结实的丝线,将如散珠般的故事巧妙编织起来,整部小说就如一串晶莹剔透的珠链,让人爱不释手。小说的另一个显著特色是一首首精巧的诗歌点缀文中,《花戒指》、《与万物相爱》、《风》等热爱大自然的小诗,既契合小说主旨,又为小说语言增添了特别的韵味。

读完全书,会发现这个新颖独特的书名意涵深刻,原来羊角水堡的耳朵不仅指蓝耳朵,还是善良的蘑菇精灵,更是指所有懂得大自然语言、自觉保护大自然环境的美好的人。

在小说结尾,春天又到了,唐黛种在校园栅栏的牵牛花开得烂漫,但是热爱春天的蘑菇精灵还没有回来,蓝耳朵奶奶却去世了,让人心里拂过丝丝忧伤,淳朴善良充满智慧的奶奶的逝去,是否预示着渐渐消失的美好传统事物?在忧伤的同时,更唤起读者内心的思考,大家是不是也该做一只羊角水堡的耳朵?尽自己的能力去捍卫大家赖以生存的家园,与自然万物为朋为友,缔造更多如羊角水堡般的美丽童话世界。

让大家相信,如果大家也像蓝耳朵一样与万物相爱,蘑菇精灵一定会在下一个春天翩然归来,奶奶也一定会听见栅栏上牵牛花的歌唱。

大家也相信,这部作品一定会在孩子心田播下一颗美好的种子!

汪春蓉概况:

汪春蓉,江西省骨干教师,江西省必赢娱乐会员。曾获“2016阅读改变中国年度点灯人”入围奖。散文、教育随笔等作品散见于在《小学语文教师》、《教师博览》、《江西教育》、《赣南日报》等刊物。著有教育随笔集《阅读点亮生命》。

目录

一、小鹿女孩

二、黑狗豆苗

三、水灵灵的蘑菇

四、大自然的耳朵

五、桃花开在脸蛋上

六、蘑菇精灵

七、星辰般灿烂

八、木偶戏

九、摩崖石刻

十、花戒指

十一、小红点

十二、准诗人

十三、禅猫

十四、老鼠嫁女

十五、秋之味

十六、南国之冬

十七、春雨淅沥沥

节选

一、小鹿女孩

羊角水堡坐落在会昌一个叫羊角水的古村落里,那是个山高林密的地方,葱郁的林木掩映下是黛瓦白墙的客家宗祠,以及客家人居住的带有天井的青砖房子,长满藤蔓和青苔的城墙将这些古老的建筑围了起来,就像一位慈爱的母亲满怀深情地环抱着她的孩子。

远远望去,羊角水堡俨然就是一个远离喧嚣的老者,它就这么安然地鹤立于现代俗世之中。仿佛,它的存在从来就不是为了迎合匆匆奔跑的时光,古堡坚守着属于自己的光阴故事。

有条大河从古堡旁蜿蜒而过,它的名字叫湘水,传说是韩湘子腰间的一根玉带飘落而成。这条大河发源于武夷山脉,流到会昌县城和绵江汇合,为长江流域赣江水系贡江支流。

水是大山的女儿,也是村庄的动脉。灵动的湘水让羊角村充满了活力。男人们在这里荡竹排、撒网、打鱼,女人们在河边光滑的石板上洗衣裳,孩子们就在河里游泳、嬉戏。河水清澈,水里的鱼儿小舟一般悠闲地穿梭,孩子们常常学着大人捕鱼,或者直接用手抓鱼,于是乎,每天,这里都蹦跶着孩子们一串又一串欢乐的音符。

由于地处偏僻,羊角水堡几乎没有受到太多现代文明的侵略,人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这里的山娃子体内生长着大山特有的基因,他们的脸是太阳洗过的,眼睛是泉水和林木染过的,他们的身体流淌着跟湘水河一样诗性、灵动的血液。

“叽叽喳喳”“布谷布谷”“咕咕咕咕”……

羊角水堡里时不时会传来一阵鸟叫声,有时候是百灵鸟的,有时候是布谷鸟的,还有些时候是猫头鹰的......

莫非古堡里面除了村民,还住着各种各样的鸟儿?当然不是啦,这些鸟叫声是调皮的孩子们模仿的,模仿得最惟妙惟肖的要数女孩蓝耳朵了。

蓝耳朵从小就在古堡里长大,每天,天刚蒙蒙亮,她就早早地起床,开始了一天的生活,先是挑着一担木桶到古城墙边的老水井挑水,挑完水之后,就去放牛。

蓝耳朵总是将牛赶到河对岸不远处的古松林里,让牛在松林里悠闲自在地吃草,自己一边漫不经心地采野花,一边学着鸟儿吹口哨,或者观察蚂蚁是怎样托运东西的。

有时候,她也会捉一只竹节虫,给竹节虫拴上一根细线,竹节虫喜欢追逐太阳,只要将它置身于阳光下,它总会张开翅膀拼命往上飞,蓝耳朵拉着细线,就像放风筝似的。

山里的每一棵树、每一朵花、每一只昆虫都让蓝耳朵着迷,她喜欢看丝瓜花上晒太阳的蚂蚁,喜欢将树叶捡起来,剪成一只鸟或者一只蜗牛的形状,然后将它们夹在书页里充当书签。

蓝耳朵记得羊角水小学里的孙阳老师曾对他们说,大自然是最独一无二、最神奇、也是最智慧的,它能潜移默化中教会大家很多东西,所以,要多向大自然取经,挖掘大自然中的美,时间一久,这些美就会在心底沉淀,最后,转化成营养品,滋润大家的身心。

羊角水小学只有两位老师,一位是五十多岁的代课老教师周春生,他是土生土长的羊角水堡人,教了三十多年的书,在当地人心目中威望很高,另一位就是备受孩子们喜爱的年轻的孙阳老师,他非常有才华,在村民以及孩子们眼中,他可以算得上是无所不能的,语文、数学、音乐、美术、体育各种课程,他都能上。

对于蓝耳朵这些孩子们来说,孙阳老师很神秘,听说,他的家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北方都市,他是前两年来到羊角水小学的,毕业于赣南师范大学,来的时候,还带了一伙同学一起给孩子们开展了一个丰富多彩的夏令营活动,还给孩子们捐了许多书和文具,并给每个班级都布置了图书角。孙阳老师总说,书籍是有力量的,读一本好书,就是跟一个高洁的灵魂对话。蓝耳朵爱上读书,孙阳老师的引导功不可没。

沐浴着晨光,坐在草地上,或搬张凳子坐在老屋的天井旁,捧本喜爱的书安静地读,是蓝耳朵觉得最惬意的事情。书总是能把她的思绪带到很远,那是一个充满阳光和紫丁香的世界。有些书也让她感觉,身体里的另外一个自己正在穿越古今,上天入地,甚至,可以让她跟各种古怪的精灵呀,海里的人鱼呀这些充满传奇的事物在一起。也有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变得跟蚂蚁那么小了,而对于蚂蚁来说,一朵花就是一个大房子,一片树叶就是一张大床,这是多么有意思的事情呀。

除了看书,蓝耳朵也非常热爱幻想,大量的阅读让她想象中的世界更加丰富了。她能够想象,森林里的小动物们是怎样开舞会的,萤火虫在舞会里又是怎样手忙脚乱给大伙儿照明的,她也能够想象,电线杆儿上的春燕是怎样议论羊角水堡的变化的。

独自坐在天井旁,让思想插上翅膀不断地飞啊飞,编织一个个离奇的故事,是蓝耳朵经常做的事情。天井上面有个天窗,夜晚,天窗上有颗星星闪啊闪,四五岁的时候,蓝耳朵总以为,那是住在天上的一只萤火虫在跟她打招呼呢。

下雨的时候,从天窗瓦檐滴下的水时而像瀑布,时而又如一串散落的珠子,甭提多有意思了!站在天井旁,蓝耳朵总感觉置身在一个奇妙的水世界里。

天井就像一个聚宝盆,毫不客气地把从天而降的雨水装了进来。而且,无论下多大的雨,有时甚至连下十天半个月,天井里的水都不会满。雨停了,蓝耳朵总会放几条用纸折的小船在天井的水面上,小船儿荡啊荡,总让她想到远方的海和帆船。

蓝耳朵一直觉得奇怪,为什么屋子中央要开一个天窗,为什么天井的水永远不会溢出来?

后来,蓝耳朵的奶奶告诉她,住宅如果没有天窗,就像人没有口鼻,不能呼吸。屋子必须通过天窗和外界天地进行气机交换,接收上天赐予大家的精气,才适合居住。天井里的水之所以不会溢出来,是因为天井下面布了很多“肠子”,这些“肠子”会将水悄悄地输送到屋外面去。后来,蓝耳朵从书本里也了解到不少这方面的常识,比如,赣州市老城区北宋时期建的福寿沟,就是罕见的精密的古代排水系统,跟天井下面的“肠子”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天井下还住着一只老龟,这只老龟总是神出鬼没地在蓝耳朵面前出现,带给她无限想象的空间。老龟看起来很老很老,据说,几十年前,蓝奶奶刚嫁到这个家,老龟就曾出现过,现在蓝奶奶老了,老龟却还跟几十年前一样。

蓝耳朵很喜欢老龟,总觉得它有着非同一般的灵性,她甚至觉得,老龟说不定知晓这个宅子很多的秘密。

只要老龟从天井爬上来,蓝耳朵就趴在地面上,将身子凑得很近,眼睛骨碌碌盯着老龟看,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跟老龟交流似的。而老龟也会朝蓝耳朵点点头,算是交流。如果这会儿家里正好有糖果什么的,蓝耳朵就会将糖果剥开,放在老龟的背上,让它驮着走,尽管她不确定它爱不爱吃糖果。

蓝耳朵还喜欢做口哨,她会用各种各样的树叶或者竹片卷成口哨,还有的时候,她在小竹竿上挖几个小洞,模仿着吹鸟叫声。天长日久,蓝耳朵吹的鸟叫声越来越像,到后来几乎能以假乱真了。

蓝耳朵也喜欢去湘水河里捡石头,她曾经捡过一块上面有十个铜钱花纹的石头,摸上去光滑如玉,看书的时候,要是一手拿书一手抚摸石头,就会有种很奇妙的感觉,这会让她想起很多关于石头的故事,比如,女娲曾以石头补天,精卫曾以石头填海,《西游记》里的孙悟空竟是一尊石猴......

蓝耳朵还喜欢画画,总将指甲花、牵牛花、油菜花挤出汁液,给画涂上漂亮的颜色,有时,她也会用树叶、花朵、青豆拼接成小仙子的裙子、花环什么的。如果遇上雨后的泥巴路,蓝耳朵就会将泥巴路当成画板,在上面画小仙女,然后摘一些路边的小野花,给小仙女当花环,也在小仙女的裙子上面点缀小花朵。所以,来到羊角水堡的时候,看见泥巴路上有个栩栩如生的泥仙子,千万不要觉得奇怪哟,那是蓝耳朵的小创意呢!

蓝耳朵还有一样更让人吃惊的本领,那就是——她的耳朵出奇的灵敏!

蓝耳朵本名叫周蓝溪,只因她拥有一双敏锐无比的耳朵,村民们忽略了她的名字,直接叫她蓝耳朵。蓝耳朵的耳朵绝不是徒有虚名,她能够听到常人听不见的声音,大山里许多动物的声音,她远远地一听,就能够分辨得一清二楚。

正是初春,阳光泉水般流淌在山窝里,流淌在古堡写满沧桑的瓦片上,微风吹来阵阵油菜花香。油菜花就在村口,种了好几亩地,如果站到后山汉仙岩的顶上往村口看,就能看见一片金灿灿的波涛汹涌的“海”。

羊角水堡的南城门有两张足有五米多长的板凳,茶余饭后,老人们总是习惯性地在这里边晒着太阳,边闲话家常,享受着不咸不淡的幸福生活。

这天,古堡来了一些游客,他们对古堡明清时期的客家建筑很感兴趣,拿着相机左拍右拍,似乎巴不得把每块砖都拍下来。

“羊角水堡东、西、南三面环水,北靠汉仙岩,地势险峻,易守难攻,是明清时期江西东南地区通往闽粤的咽喉地带,素以‘一隅之地而遥制千里’著称,自古以来就是个兵家重地。从西汉起,名将周亚夫就曾在这里驻军。至明、清进而设堡置营,成为军事重地。在古代,羊角水堡对保护当地居民发挥了重要作用,也叫‘平安堡’……”一个大约二十来岁的女孩给游客先容着。

游客们对女孩的先容却不是太感兴趣,因为来之前,这些先容他们在网上都查阅了,先有了一定的了解。他们倒是更喜欢跟城门边上晒太阳的老人们一起聊聊天,想从他们的口中多了解一些更接地气的东西。

游客们还叫老人们一起合影,而这些老人平时极少照相,怪不好意思的,嘴上推搡着不肯照,但是心里又期待着照一个。当游客们再三强烈地表示非常想合影之后,老人们终于不再矜持了,只见他们整理好衣衫,认真地对着镜头,将眼睛睁得又大又圆,那认真的表情,就像在开一个重要的家族会议!游客们一致认为,老人们脸上的皱纹跟古老的城墙搭配在一起,是和谐的,甚至可以说是颇具文艺范儿的。

蓝耳朵在南城门不远处的老水井抽水,正想走过去凑热闹,看看这些山外来客到底是些什么人,耳旁却响起一个陌生男孩的声音:“请问,我可以喝口水吗?”

男孩的声音真好听,这让蓝耳朵想起了风吹竹林的声音,夜晚,她最喜欢听风吹竹林的声音了,竹林在南城门前的湘水河对岸,尽管离她家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她还是能够听得很清楚。

蓝耳朵抬眼一看,这是个长相秀气的男孩子,他的体内似乎装着明月清风般的诗意,且富有内涵,只是,他的琥珀色的眼睛装着一汪的忧郁,这使得他笑起来的时候,也显得有些勉强。

“我从没喝过古井里的水,可以给我喝一口吗?”看到蓝耳朵发怔,男孩继续有礼貌地问道。

蓝耳朵点了点头,默默地给男孩舀了一瓢。

“不错,有股淡淡的甘甜。”男孩喝了一口瓢里的水,冲着蓝耳朵微微笑了笑,并礼貌地说了声“谢谢”,就走回南城门边上的城墙那边去了。

其他的游客在城墙边又是拍照,又是说笑,只有这个男孩子一脸的平静,似乎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没有多大的关联,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南城门外的湘水边有两个古码头,一处在鹅胸桥左侧,另一处在向阳门外。现在,我带你们去看看那两个码头吧!”女导游建议。

于是,游客们都跟着那个女导游走了,包括那个眼神忧郁的男孩。

蓝耳朵习惯性地竖起耳朵,她听见了游客们嘻嘻哈哈的声音,那些声音听上去非常快乐,唯独听不到男孩的笑声。

不过,蓝耳朵听见了男孩的脚步声,他的脚步声很轻很轻,轻得跟天上的云朵一般,她第一次听见如此轻的脚步声,仿佛,他是一个气球,随时都可能飘离地面。

“蓝耳朵,大家也去码头那边玩吧!你看,三胖和石头他们都跟去了!”邻居二蛋跑了过来,他的眼神跳跃着兴奋的光芒,瘦黑的脸蛋泛着红光。

羊角水堡第一次来这么多陌生人,这让向来好奇心就很重的二蛋一下子有了更高的兴奋点。

蓝耳朵“嗯”了一句,吹了两声口哨,扔下木桶和扁担,跟着二蛋就往码头那边飞奔。

终于再一次看见那个男孩了,男孩的脸色有些苍白,可能是累了,他正心不在焉地蹲在码头边上,眼神飘忽地望着天空,今天的天空格外地蓝,几朵棉絮般的云朵在山头飘来荡去。

蓝耳朵心里非常紧张,她感觉心脏有只兔子在欢快地跳着,一直不停地跳,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蓝耳朵一动不动地望着男孩,他的表情告诉她,他很不快乐。

蓝耳朵很想知道男孩为什么不快乐?在她看来,春天来了,天气暖和起来了,溪水流得更欢了,燕子在天空翩然起舞,柳树在河边梳着麻花辫子,桃花在风中扭动着婀娜的身姿,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春天特有的香味...... 春天里,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开花,连空气也都在发芽,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没有理由不快乐。

蓝耳朵每到春天,就成天乐呵呵的,也说不上具体乐些什么,总之,一闻到带着淡淡花香的春风,她的心里就自然而然变得欢快起来。

也不知道是什么让蓝耳朵如此冲动,她忽然就走到男孩的面前,边用手比划,边咿咿呀呀地说着:“跟......古......松......”

看到眼前这个胡乱比划,咿咿呀呀的女孩,男孩有些震惊,他不知道女孩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不过,这却让他知道了,原来女孩是一个语言有障碍的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男孩还真不敢相信,这个看上去全身充满活力,仿佛是一只春天的小鹿一般欢快的女孩,竟然是半个哑巴!

“蓝耳朵是想跟你说,跟我来,我带你去古松林玩!”二蛋替蓝耳朵说明着,“蓝耳朵虽然说话不是很清晰,但是她的耳朵却很好使,她还很利害吹口哨呢,你可别小看她!”

“我没有小看她,我只是......”男孩支支吾吾起来。他觉得有些羞愧,他知道,刚刚他脸上的表情肯定写着“惊讶”“同情”这些字眼。

“但是你的表情告诉我,你好像很同情大家蓝耳朵,告诉你,大家蓝耳朵才不需要人家的同情!她是大家古堡里最勤快、聪明的女孩子!”二蛋说。

“我,我没有......”男孩被二蛋的直爽搞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说实话,刚刚看到女孩咿咿呀呀的样子,他确实本能地用一种有色眼镜看她,然后,心底生发出一种同情的感觉,这是不应该的。这个快乐的女孩其实比正常人更健全,她根本不需要人家用同情的眼光看她,这是对她人格的侮辱。

不过,蓝耳朵看上去心情却没受什么影响,她用手势告诉二蛋,她一点都不介意这些,她只想带男孩去古松林玩,去感受美好的春天。

“蓝耳朵叫你跟大家一块儿去古松林玩,你去吗?”二蛋向男孩传达着蓝耳朵想表达的意思。

“古松林在哪里?远吗?”男孩问。

“不远,一会儿就到了。”二蛋说,“你们今天就要离开吗?”

“大部分人是的,我跟爸爸不一定,因为爸爸想找一个空气质量好的地方住一段时间。”男孩想了想说,“古松林一定很好玩吧,那你们带我去吧,大家开溜!”

听到男孩这么说,蓝耳朵立马拉起男孩的手,小鹿一般活蹦乱跳地朝古松林的方向飞奔。二蛋也屁颠屁颠跟在他们后面。

羊角水堡南城门湘水的另一头,距离羊角水堡大约一两里路,就是过江坪古松林,古松林里松涛凛冽,古木参天,成群的白鹭和猫头鹰在这里安营扎寨。

这片古松林是羊角村的风水林,古松林占地五百余亩,现存两千多株古松。几百年来,这里从未被村民砍伐过,即使倒下来的松树,也是因为长得实在太高,被风吹断或者被雷击倒的。就是在最缺少柴火的年代,村民们也从不会去砍伐这里的任何一棵树。

这里是孩子们的天堂,一年四季,孩子们在这里放牛、追逐、采野花、捉迷藏、聆听鸟儿的歌唱,享受着大自然的馈赠。

“看,那边就是古松林!”二蛋追了上来,兴奋地指着前方,说。

二蛋的脸蛋黑里透红,脸颊看上去活像两个红鸡蛋,他的“二蛋”这个小名,或许就是这么得来的吧,男孩默默地想。

跑到古松林的时候,男孩早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而蓝耳朵看起来却一点都不累。

春天的古松林比任何季节都更美,鸟儿也显得异常活跃,看到老朋友蓝耳朵来了,一只白鹭主动飞了过来,停在蓝耳朵的肩膀上。

“叽叽喳喳!”蓝耳朵摸了摸白鹭的头,习惯性地吹了两声欢快的口哨,算是交流。

蓝耳朵又吹了几声“布谷布谷”的口哨,听到口哨声,一只布谷鸟飞了过来,停在了二蛋特意张开的手心上。

第一次见到人跟鸟类能够如此亲密无间相处,男孩震惊了。

古松林里的松树品类繁多,有玉龙松、不老松、蟠龙松、游龙松、菩萨松、壁虎松、连锁松等等,苍劲坚韧,枝杈交错。

徜徉在古松林的时候,男孩无意间发现,一些老树上会刻下一颗心的形状的印记,顿觉好奇。

“这些心形的印记,是谁刻意雕刻上去的吗?”男孩问二蛋。

“不是。那是村民铲松油的时候留下的,村里规定,铲松油的时候,只能小面铲,不可以把古树弄伤。铲了两铲子,就成了一颗心的形状了。”二蛋说明道。

男孩想,铲松油的村民对待松树真是小心翼翼,他们不会毫无节制地在松树上动手脚,而是会考虑松树的承受能力。

二蛋还说,爷爷告诉他,1958年“大跃进”时期,有人想将这里的树木砍下来大炼钢铁。爷爷得知这件事之后,立马叫上村民们,大家联名上书至国务院,要求保护古树,这片古松林才得以保存至今。

谈起这片古松林的时候,二蛋和蓝耳朵的眼神总是泛着光,脸上有着不一样的神采。

阳光从树叶间挤了进来,在地面上投射出点点的光斑,这些光斑让人产生梦幻的感觉。

古松林里面最大的一棵松树有四五个人合抱之围,树高约三十多米,远远望去,活像一条巨蟒直插云霄。男孩走了过去,顺着松树干仰头向上看,顿时有种难以名状的眩晕感,树实在太高了,那些枝叶几乎和蓝天打成了一片!背靠着古松树的时候,那一片一片的松树皮太厚了,就像龙宫里活了几千年的老龙王的龙鳞一般,挠得皮肤痒痒的!

男孩不禁慨叹:得要有多少的阳光、雨露,才能将一棵松树浇灌得如此高耸、粗壮?

“这里就是你们说的古松林?”男孩的精神一下子就好了起来,“这里的松树真不错!”

“那......走......”蓝耳朵说完,拉着男孩的手,继续往前跑去。他们在一棵六百多岁的松树旁停了下来。

“我第一次见到这么高大的松树......”男孩继续说。

“这是古松林里最高大的松树,听大人们说,它已经有六百多岁了。它是大家村里的‘树神’!”二蛋说,“有什么愿望,都可以跟树神祈祷,树神最灵了!不过前提是你得心诚,不能有坏心眼,有坏心眼的人树神是不会保佑他的!”

男孩绕着这棵巨大的松树转了一圈,一只猫头鹰从树上飞了下来,好像在打量这个陌生的男孩。

“我爷爷说,运气好的话,或许还可以看见树神!”二蛋继续自顾自地说,“不过,至今还没谁见过树神。”

“没人见过树神?真遗憾。”男孩说。

“不过,我爷爷说,很小的时候,他曾经在这里见过蘑菇精灵。”二蛋像是担心男孩失望似的,转而说起了蘑菇精灵,“爷爷说,蘑菇精灵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姑娘,她穿着鲜艳的红衣裳,总是在松林间一闪而过,春天来了,蘑菇精灵就会给松树林的土壤施法术,让松树林到处都长着又肥又水灵的蘑菇。”

“蘑菇精灵?真有意思。现在就是春天,什么时候可以捡蘑菇呢?”男孩被二蛋的话吸引住了。

“要等下了一场春雨才行。光靠蘑菇精灵施法术可不行,还得靠春雨滋润,蘑菇才长得好。”二蛋说,“要不,你别走了,过几天,下雨了,大家就带你来这里捡蘑菇。”

“行。”因为蓝耳朵和二蛋以及蘑菇精灵的缘故,男孩决定留下来,暂时不走了。

看到男孩终于可以不那么快离开了,蓝耳朵高兴得连吹了好几个欢快的口哨。

男孩名叫池冰,平时,他向来都是个非常开朗的人,但是,这段时间,因为奶奶的离开,池冰心情非常抑郁,总是走神得利害,甚至,有时候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这让他上学成了问题,校长和班主任都建议他休学一段时间。

奶奶生前非常疼爱池冰,好好的一个人,说走就走了,池冰的心里非常痛苦。

心情抑郁的人不只是池冰,还有他的妹妹池小雅,池小雅经常足不出户,就在家里跟猫咪阿桔为伴,一天到晚愁眉苦脸。奶奶离开这个世界以后,就连阿桔也变得郁郁寡欢,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活蹦乱跳了,奶奶在的时候,常常给阿桔亲手做衣裳,或许,阿桔是在怀念奶奶给它做衣裳的快乐时光吧。

回到古堡之后,池冰跟爸爸池城说,他想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也好,就在这里住段时间吧,正好可以调养一下身心,我把小雅也一块儿接来。”池城答应了池冰的请求,带着池冰在古堡附近一家古旧的旅馆住了下来。

“爸爸,记得把阿桔也一块儿带来!”池冰补充道。

“知道了。”池城说。

第二天下午,池城就把池小雅和猫咪阿桔接了过来。池小雅刚开始还是不情不愿地来的,但是,当她来了之后,就发现,这个地方非常宁静、美好,正是她最想去的现代社会的“桃花源”。

池冰把蓝耳朵和二蛋先容给了池小雅认识,志趣相投的孩子容易自来熟,没几天,他们就成了好朋友。

两天后,池城来到羊角水小学,认识了孙阳老师,他们俩一见如故。

“人与人之间是有磁场的,看见孙阳老师的第一眼起,我就觉得大家在同一个磁场里。”池城说。

听了池城的话,孙阳老师哈哈笑了起来,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星子。

池冰和池小雅也非常喜欢孙阳老师,他们觉得孙阳老师不但很阳光,还富有亲和力。

又过了几天,在孙阳老师的感染下,池城干脆也当起了羊角水小学的临时代课老师,他给三四年级的孩子上语文课,也时不时会增加一些孩子们感兴趣的课程,比如摄影、绘画、吹笛子什么的,也有的时候,池城会直接带着孩子们来到大自然里,让孩子们观察植物,然后写一篇文章,或者画一幅画。

池冰和池小雅也打算在这里上几个月的课,这样,也不至于落下太多学校的课程,也可以真正地融入到当地的孩子们中去。

池冰读五年级,是孙阳老师教,他和孙阳老师相处得像两兄弟似的,总是高谈阔论,互相切磋,交流各种想法。

池小雅读三年级,她正好跟蓝耳朵、二蛋在同一个班,是池城教,他们感觉,在这里学习比原先在大城市读书还更有意思。他们也学着蓝耳朵那样,采摘到大自然里的花朵,挤出汁液,给绘画作品涂颜色,或者用树叶卷成一个高脚杯,去装花瓣上的露水喝。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