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n官网-必赢娱乐网址

用户登录
“短经典”:“茅奖作家”的质量鉴定书

来源:中国作家网 | 陈泽宇  2020年01月12日14:35

1981年茅盾文学奖设立迄今已近四十年,获奖作家近五十位,“茅盾文学奖”作家作品在新时期以来的文学现场中影响力巨大。近四十年来,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并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作品,接近全部“茅奖”获奖作品的40%。1998年,人文社出版了“茅盾文学奖获奖书系”11种,2004年又改版为“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全集”,并不断增补。

“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家的短经典”丛书(共21本) 人民文学出版社2020年1月出版

茅盾文学奖获奖者大多在文坛耕耘多年,除了长篇小说之外,在中篇小说、短篇小说和散文等“短”体裁领域的创作也是成就斐然,名篇佳作迭出。2013年,人文社出版“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家的短经典”16种,引导读者关注“茅奖”作家的“短文”。在最近的改版中,“短经典”系列增添了第九、十两届“茅奖”新人,同时对原有内容加以增删,丛书扩充到21种。

1月10日,在北京图书订货会上,人文社举办了新版“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家的短经典”发布仪式,中国出版集团副总裁潘凯雄、评论家贺绍俊、茅盾文学奖获奖者李洱、人民文学出版社总编辑应红以及丛书责编付如初共话“茅奖”作家“短经典”的艺术创造与文学史价值。

活动现场

对作家而言,长篇小说对结构布局、矛盾冲突和人物塑造的要求更为全面,对认识生活的宽度和深度的综合要求更高——这意味着长篇小说考验着作家写作耐力的同时,其巨大的包容度允许旁逸斜出、枝蔓横生。但短篇小说则不同,在有限的空间内,它要求灵光闪现、出奇制胜、一击即中。介于长篇、短篇之间的中篇小说是中国文学的独有体裁,其五万到十三万字的特殊形制,让它兼具长篇、短篇的优势和短板。而散文、杂文等以短小见长的文体,则更是底蕴深厚的中国文学传统形式,这些文体的写作也是每一个写编辑的必修课。

评论家贺绍俊发言

回顾百余年来的新文学历史,贺绍俊发现,中国新文学最初从短篇小说开始,所谓“作家不写长篇就不是好作家”的论调,其实只在近几年有些声场。“长篇小说变得很重要也跟整个文学发展和社会发展有关系,长篇小说的容量更大,能够讲一个更充分的故事,更加充分地展开人生命运。很显然,长篇小说首先是建立在故事性上。为什么长篇小说那么有读者?更多的读者首先是奔着故事来的。”贺绍俊认为,故事性和文学性在小说出版上存在内在矛盾。文学性主要建立在艺术因素上,更多涉及作品的艺术意蕴,但如果文学性过强,就会导致故事性的削弱;故事性不强,则市场“不买账”。“有很多这样的小说,从故事的角度来看讲得还可以,但是仔细读一读,发现它在语言上很粗糙,没有什么建树,艺术意韵和精神内涵更是乏善可陈。长篇小说随着市场化的程度越来越高的确出现了许多问题,有不少的长篇小说严格来说不是很合格的文学作品。”

在贺绍俊看来,鉴定一个长篇小说作家的作品是不是有文学性,首先应该看看这个作家会不会写中短篇小说。“一个连中短篇小说都写不好的作家,你很难指望他的长篇小说能够有文学性。有很多长篇小说作家的创作完全依赖于自己的生活经验、生活阅历,这可能会写得很好读,但是如果仅仅是用这样的方式去追求文学的话,大家可以想象,这个作家在创作上不会有很大突破,至少不会有文学性的突破。”贺绍俊认为,中短篇小说往往从一个片段或一种情绪出发,书写生活的局部体验,作家将这种短暂的经验组织成完整的艺术文本感染读者,需要很深的艺术功力。“可以做这样的比喻,中篇小说、短篇小说,是一个作家艺术功力的磨刀石,‘短经典’是对‘茅奖’获奖作家的‘质量鉴定书’。”

作家李洱在发布仪式上

李洱的写作自成一个世界,他对艺术如何与现实结合有着独到的把握。但梳理李洱的创作史,可以发现,大量的中短篇创作为他的技法和精神成长提供了训练。如果没有《饶舌的哑巴》就不会有《午后的诗学》,如果没有《午后的诗学》就不会有令人惊艳的《花腔》,如果没有这类不断的训练就不会有繁复厚重的《应物兄》。在发布仪式现场,李洱表达了自己对中短篇小说文体的喜爱,“现在我的书包里放着两本托尔斯泰的小说,《哈吉穆拉特》和《两个骠骑兵》”,李洱说,托尔斯泰以长篇巨著名垂文学史,但通过反复阅读托尔斯泰的中短篇,他才进一步加深了对托尔斯泰文学的理解,毕竟,“中短篇更容易暴露一个作家的性情,大家可以更容易地发现他喜欢对于哪一点无限地深入。”

短篇小说创作能够综合训练作家的写作技巧,中篇能够体现作家的气质和文学品味,长篇则可以展现出作家对文学长期准备之后的综合能力。从短篇到中篇再到长篇,是写编辑不断打开自己生活、建构精神世界的过程。在这个意义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家的短经典”丛书既是一份对“茅奖”作家的“质量鉴定书”,同时也正是读者了解“茅奖”作家写作来路的最好补充。(陈泽宇)

附:“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家的短经典”丛书书目

1.《灵魂之舞》阿来

2.《我那风姿绰约的夜晚》张洁

3.《大树还小》刘醒龙

4.《寒夜生花》迟子建

5.《唐代的天空》李国文

6.《品咂时光的声音》张炜

7.《释疑者》陈忠实

8.《向右看齐》徐贵祥

9.《麦田物语》王安忆

10.《地上有草》周大新

11.《醉里挑灯看剑》熊召政

12.《萤火》宗璞

13.《青春和病》毕飞宇

14.《红狐》贾平凹

15.《离大家很近》李佩甫

16.《忘却的魅力》王蒙

17.《苍老的爱情》苏童

18.《在西去的列车上》梁晓声

19.《你或许看到过日出》徐怀中

20.《在水陆之间,在现代边缘》徐则臣

21.《它来到大家中间寻找骑手》李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