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n官网-必赢娱乐网址

用户登录
《上海文学》2020年第2期|林燕如:烟雨蹉跎

来源:《上海文学》2020年第2期 | 林燕如  2020年02月27日09:02

过 年

我站在方凳上擦拭橱柜

落实每一件物品

摸过最后半截窗棂

仿佛这世界就剩过年了

想把自己也按进某个格子

一年的辛劳,奔波暂时停一停

又听说,木易生情

我怕到头来卸不下悲欢

 

新开河

 

其实是条旧河

相对周围的河,他年轻点

中间的弯度很大,把河岸拉长

可在东端看日出,西端看雨

一棵树躺着做梦

狗睡到哪儿都当自家

爬山虎已很少见了

金银花还在到处攀援

随便一把竹椅,给自个儿,给游人

也给磨剪子锵菜刀的

他们隔段时间

就来把暗下去的烟火磨亮一次

忽略南西街熙熙攘攘

和对岸老顺兴生意兴隆

岁月美得蹉跎

 

丝行埭

 

雪或生于蛹,或成于蛾

在冬天深处

把一条街裹得丝一般缠足

这条街藏着什么,鸦雀无声

从前的六十间商铺,运丝船

祖上撩过的水,摸过的生丝

还有坛子封住的银子

在哪一场风雪里,杳无踪迹

那么久了,也许它们正与大家

各得其所,各消万古愁

天空还是老样子

拈花一笑,继而云开

 

东大街

 

洪济,通津像两只天虫

卧在頔塘故道上

百年前的少女在浣丝

一片游船将现实打开

酒吧,茶肆,民宿,旗袍店

绸缎和玉被摆上架子展出

从一排新商号中寻找旧迹

长兴馆,野荸荠替时光站稳

那些宅第之门,古巷深弄

像一种不被打扰的慈悲

把游人轻轻拒绝

 

南西街

 

三十年间

目睹青苔死死生生

与青石板,白墙根纠缠着

在密集的脚步下渐渐消失

一扇又一扇,门窗推开

阔袖斜襟归来,对修葺后的

张石铭故居,求恕里,旧商会说

“你簇新,我沧桑”

朝街的门楣,有女当垆

民俗婚典,扎花,剪纸,书画表演

早已热闹了深巷

月在柳梢头,客在“费家门”

低处,一条浔溪河

思恋曲高和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