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n官网-必赢娱乐网址

用户登录
2009年“厚重阅读,让人生更厚重——北京出版集团第七届世界图书和版权日纪念讲坛”发言摘编 范稳:学问发现的阅读和写作

来源:中国作家网 | 范稳  2020年04月20日14:07

读书是一个人的心灵之旅,拿到一本书看到书名时,就像在长途汽车站的站牌上看到一个遥远的目的地,它意味着什么,暂时你还不知道,你只是向往。然后你打开书本,仿佛踏上一段陌生而新奇的旅程。人们旅行的目的千千万万,人们读书的嗜好也千奇百怪;最幸福的旅行是那种沿途风光无限、刺激浪漫的行程,最幸福的阅读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在书本中向你次第展开。这个世界里可能有苦难坎坷的人生,有高尚优雅的品格,有浪漫凄美的爱情,有生离死别的命运,更有历史烟尘中远逝的背影,人类文明艰难的步履,异域学问陌生的咏唱。这些都是阅读旅程中旖旎的风光,神奇的体验。也许你会被震撼,也许你将被作家细腻的笔触抚摸,在掩卷长叹之余,想找人倾诉,想与人喝上一杯。

这就是我所喜欢的阅读,一种发现世界之大美、人性之大善的确存在的阅读;这也是我所追求的写作,去发现那未曾被眼睛看到的大美,去寻找那未曾让心灵抵达的大善。

一本好书的厚重有许多途径可以达到,有“文以载道”般的重量,也有不能承受之轻的沉甸。那么,作为一个写编辑,大家如何提供给人们一本稍有分量的图书呢?

我相信这是每一个作家面临的问题。大家的生活越来越舒坦,大家的作品却越来越轻薄;大家的环境越来越宽松,大家的题材却越来越枯竭,大家的技巧越来越娴熟,大家的表达却越来越苍白。而大家却坐拥五千年的文明,面对灿烂丰厚的学问。

大家也都曾经在阅读经典中感受到那份厚重,惊叹于经典作家对文明、学问、人性、民族、命运、爱情等题材从宏观到微观的娴熟掌握、精妙描述。阅读者面对经典,大多止于欣赏,而写编辑手捧经典时,欣赏之余便要学习、评说、借鉴。你在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中学到了什么?奥尔汗·帕穆克的《我的名字叫红》又让你看到了什么?或者说,大师们在写作之初时,发现了什么?马尔克斯一定发现了一个民族的孤独必须被打破,帕穆克发现了东西方两种文明的对话与碰撞不可避免。你不能不由衷地感叹:学问发现在大师们的写作中,何等重要;学问底蕴在大师们的作品中,何其厚重!

就我本人的创作而言,在我进入藏民族学问的学习、借鉴之前,的确彷徨、痛苦过,我缺少一双发现的慧眼。当我踏入西藏这片神奇的土地,感受到它那丰富多元的学问特色,被它神界与现实相交织的社会形态所震撼,我感到自己正走上一条学问发现之路。

这条道路既宽敞、浪漫、刺激,又新奇,陌生、艰险。但于我来讲,它是一条自我救赎之路。我由此知道了什么是自己该写的,什么是最有价值的,什么是厚重的;更知道了一个民族博大精深的学问足够一个作家学习一辈子,并且是他永远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

一种学问的厚重必然孕育出一个伟大的民族,在它面前谦卑地学习也必然领受到厚重的滋养。有厚重感的阅读必定是有学问发现的体验,有厚重感的写作也必将是有学问发现的基因。

 

范稳:全国政协委员、云南省作协主席,著有《水乳大地》《悲悯大地》《大地雅歌》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