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n官网-必赢娱乐网址

用户登录
《寻找一只鸟》

来源:中国作家网 | 曹文轩   2020年05月21日09:48

编辑:曹文轩 出版社:天天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4月 ISBN:9787501616145

羽片儿会说话时,发出的第一个单词并不是“妈妈”而是“爸爸”。

那天,妈妈抱着他站在这座高原小镇背后的空地上,正眺望着远山,羽片儿却不知什么时候已在妈妈的怀里仰起头来看天空了。春天,山风一直轻柔地吹着,天空蓝汪汪的。白色的,乳白色的,灰色的,淡灰色的云,东一朵西一朵,有浓有淡地飘在西边的天空。羽片儿一直看着其中一朵青灰色的云。那朵云最大,也最浓,并且正在一边翻滚着一边向他和妈妈的头顶飘来。他的眼睛很大,很黑,很亮,滴溜溜的转动着。其它的云朵,好像是那朵青灰色云朵的随从,都跟在它的后面。多少年后,当羽片儿在寻找爸爸的路上看到一片蓝色的大湖,见到后浪赶着前浪的情景时,居然朦朦胧胧地想起了这一天的天空——羽片儿的记忆永远是个令人不可思议的谜,他甚至能向妈妈和外婆回忆他一岁时的记忆。

羽片儿一直看着那朵云,随着云朵向他和妈妈的头顶飘来,他的的头也越仰越高。

那朵云的后面有什么秘密吗?

看着看着,一只体型巨大的鸟,双翅展开,从那云朵中飞了出来——不是一下子飞出来的,而是逐渐飞出来的。当双翅扇动时,它身边的云,仿佛是一团青烟被巨大无比的扇子扇动,在它身体周围不住地翻涌着。

那时,妈妈还在看远处的山。

“爸——爸——”

妈妈一惊,仰头看着趴在她肩头的羽片儿,只见他用胖嘟嘟的小手一动不动地指着天空,两只眼睛亮得像黑暗中的彗星。当她顺着羽片儿的手指望去时,那只大鸟正被汹涌着的云浪包围着。

“爸——爸——”

羽片儿的眼睛定定地看着那只即将消逝的大鸟,举在空中的胳膊和手指,像一根光秃秃的树枝。

从这一刻开始,妈妈的眼睛也一直看着天空。

那只大鸟消逝在了云朵里。

来自西边的风越来越大,天空的云朵在不停地变幻和融合,那些本来各自飘动的云朵,这会儿是自己,又不再是自己了,而那朵一直向他们头顶飘来的青灰色的特大云朵,却永远还是它——它也变幻着,但只是自身的变幻。

那只大鸟又飞出了云朵。

“爸——爸——”

羽片儿的声音很大,并且吐词十分清晰,好像这一声“爸爸”,已经叫了好几年了——而那时,羽片儿实际上才一岁。在此之前,妈妈也没有教过他“爸爸”,而只教过他“妈妈”。

那云朵的背后是被遮蔽的太阳,当大鸟穿出云朵时,一束金色的阳光犹如箭壶中的箭,从被它穿破的窟窿里“嗖嗖”射出,那只一直与云融和在一起同样也为青灰色的大鸟,瞬间变成了金色的大鸟。它的双翅展开时,显得威风满天。当双翅扇动时,被打断的金色光芒,宛如闪闪发亮的钻石,散落了一天空。

那一刻,妈妈的心被什么震撼了,紧紧地抱着羽片儿,目光迷离地一直看着大鸟。

“爸——爸——”

羽片儿的手指始终指着大鸟。

妈妈指着大鸟,跟着羽片儿说:“爸——爸——”

羽片儿:“爸——爸——”

妈妈:“爸——爸——”

大鸟一会儿在云里,一会儿在云外。

云朵好像越飘越高。随着云朵的东移,他们的身子随之在慢慢地转动。风又渐渐减弱,大鸟的速度明显地快于云朵飘动的速度,不一会儿,就将一直笼罩着它的云朵抛在了身后。当大鸟飞临他们的上空时,仿佛发现了地面上有让它感兴趣的什么,出乎意料地在他们头顶盘旋了两圈,然后才一直飞向东方——东方也是山。

羽片儿的手随着大鸟的远去而越来越低……

大鸟渐飞渐小,后来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最终,连黑点也消失了,天空就只剩下了无声的云朵。

“爸——爸——”

羽片儿的眼睛还在看着黑点消失的地方,声音几乎成了小声的念叨。

“是呀!羽片儿的爸爸是一只鸟。”妈妈对羽片儿说,她的眼睛也一直望着黑点的消失的地方。

从此以后,羽片儿会经常抬起头来,痴迷地仰望天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