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n官网-必赢娱乐网址

用户登录
《意大利的冬天:米什莱散文选》

来源:中国作家网 | 儒勒?米什莱  2020年05月21日08:11

 

《意大利的冬天:米什莱散文选》

编辑:[法国] 儒勒?米什莱 著,徐知免 译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4月

ISBN: 978-7-5447-7342-3

定价:39.00元

编辑推荐

儒勒?米什莱是法国19世纪著名历史学家,被罗兰?巴特赞誉为“给历史与自然解谜的歌者”。本书精选自米什莱的12部代表著作,由法语翻译家徐知免精心翻译,译笔清新、典雅、隽永,其名篇《云雀》曾入选中学语文课本。

内容概况

本书文章精选自法国19世纪著名历史学家儒勒?米什莱的12部代表著作——《鸟》《虫》《海》《山》《意大利的冬天》《罗马史》《法国史》《人民》《大家的儿子》《女巫》《我的少年时代》,从内容上可以分为自然散文和历史散文两部分,编辑的生活情趣和渊博学识闪现在字里行间。

编辑概况

儒勒?米什莱(Jules Michelet,1798-1874),法国19世纪著名历史学家,在近代历史研究领域中成绩卓越,被誉为“法国史学之父”。他以文学风格的语言撰写历史著作,趣味盎然;他以历史学家的淹博写作散文,曲尽其妙。著有历史著作《法国史》《罗马史》《人民》《法国大革命史》,自然著作《鸟》《虫》《海》《山》等。

徐知免(1921—2015),江苏如皋人,著名法语翻译家,致力于法国诗歌和散文翻译。主要译作有《烽火岛》《孩子》《比尔和吕丝》《漂逝的半岛》《雨:现代法国诗抄》《列那尔散文选》《茜多》《认识东方》《法兰西和比利时游记》《旅人札记》等;编选有《法国散文选》《司汤达散文》;负责校阅《当代法国文学辞典》。

目 录

阳光与黑夜

云雀

燕子

啄木鸟

会唱歌的夜莺

夜莺的迁徙

枫丹白露森林

阿尔卑斯山中的枞树林

热带的昆虫

田野里的蜜蜂

白蚁

蚂蚁的内战

蜘蛛

从格朗维尔岸边观海

军舰鸟

灯塔

1859年10月的一次风暴

海中勇士——甲壳动物

水母

鱼镖

麦哲伦

雪原探险者

山的魅力和危险

森林的梯形结构

昂加蒂纳

在贝尔尼那采集标本

爪哇的火山

山的死亡

意大利的冬天

热那亚人

贫穷的亚平宁山区一瞥

蜥蜴的食物

罗马史

意大利风貌

法国史

枫丹白露宫

中世纪的教堂

贞德

人民

《人民》序(节选)

法国的农民

工人诗人

手工工场工人的苦恼

大家的低级兄弟们

大家的儿子

“我的书”

女巫

仙女的童话

妇女

女孩和花

我的少年时代

我的少年时代

圣马丁林荫大道的地窖

教师

丧葬

我的历史志趣

米什莱年表

序 言

译 序

法国19世纪著名历史学家儒勒?米什莱(Jules Michelet,1798—1874)在近代历史研究领域中成绩卓越,被学术界称为“法国伟大的民族主义和浪漫主义历史学家”。他以文学风格的语言撰写历史著作,趣味盎然;他以历史学家的淹博写作散文,曲尽其妙。在米什莱笔下,山川、森林、海洋、禽鸟、昆虫,一草一木,无不充满深沉的诗意的凝思,然而其作品卷帙浩繁,大都没有引进到我国来,所以这位著名的历史学家在中国并不著名。

米什莱的少年时代是困苦的,他生在巴黎,父亲起初是印刷工人,后来自己经营一家小印刷作坊。1800年拿破仑一世限制报刊和印刷业的法令颁布后,小店负债累累,濒于倒闭,父亲曾因此多次入狱。米什莱一度辍学,做徒工,拣铅字,排版,整天在阴暗潮湿的地窖里干活。但是贫穷困苦没有能阻止他上进的决心。他坚忍自强,凭着智慧和勤奋,读完了中学、大学,1819年以优异成绩获得法国巴黎高等师范学校的文学博士学位,后来又受聘于这所学校,成为哲学、古代史和考古学教授。他精心研究历史哲学,特别推崇意大利哲学家维科(Vico,1668—1744),奉之为“理性先驱”。1830年的法国革命使他更坚定地接受维科的学说,强调人本身在历史形成中的作用,认为历史就是人类反对宿命、争取自由的持续不断的斗争。米什莱的杰作之一《罗马史》出版后,他被任命为国家档案馆历史部主任。这个职务为他的研究提供了很多方便,于是他着手写作《法国史》。他为此工作了四十年。该书于1833年出版首卷,至1867年才全部出齐。1838年他应法兰西公学院(Collège de France)之邀做历史和伦理讲座,前来听讲者日众。他和另外两位知名人士—历史学家基内和波兰诗人密茨凯维奇的讲课演说攻击天主教,颂扬法国革命,支撑欧洲受压迫的民族,这些论述激起了社会上各阶层,特别是青年们的热烈讨论。他于1845年写出《人民》,歌颂底层的劳动者,也表达了对祖国的热爱。他对腐朽的绝对王权非常憎恶,1847年,他因此暂时放下《法国史》去编写《法国大革命史》,对王政复辟进行抨击。1848年二月革命后,国王路易?菲利普虽被推翻,但新建立的共和国并未能长治久安,于1851年被拿破仑第三篡夺,改制帝国。米什莱坚决反对,他拒绝签字效忠皇帝,以致被撤销一切职务。他被迫去了意大利,后来又回到法国,仍然继续他的历史研究工作。他遍历祖国山川海滨,对自然现象、动植物生活仔细观察,写了一系列散文著作:《鸟》(L’Oiseau,1856)、《虫》(L’Insecte,1857)、《海》(LaMer,1861)、《山》(La Montagne,1868),这些优美的篇章是编辑潜心研究的常识结晶,其中既有人文学者充满历史意识的思辨,又有抒情诗人无限高远的浪漫情怀,被人们称赞为“大自然的诗”。他接着还写了《爱》《妇女》《女巫》《人类的圣经》,以表达自己对人类的爱心和对未来的希翼。

米什莱从来没有忘记过去,始终和人民在一起。他说:“我出身平民,跟劳动人民一样,曾经用我的双手劳动过,受过苦。现代人的名字,就是劳动者。我在不止一种意义上配得上这个名字。在从事著述以前,我曾亲手排过书版;在凝思属文以前,我曾自己拣过铅字。我深深懂得工场车间的抑郁、烦恼的时间的漫长。劳动者,我比别人更有资格说,我了解他们,我要为树立平民的人格尊严而反对所有这一切遭遇。”

诗人雨果是他的同时代人,同样因为反对拿破仑第三政变而流亡海外,他在收到米什莱寄给他的新作《法国史》卷十三时,曾经写信给编辑说:

我刚收到您的书,我一口气读了下去。时代需要像您这样的人;每个世纪都有斯芬克司,那么就应当有许多俄狄甫斯。您来到这些阴沉的隐谜面前,您用激烈的言词控诉它们,这个虚伪的伟大世纪,这个虚伪的伟大统治必须揭穿。掀掉它盖在死人头上的假发,把皇袍底下的罪恶亮给大家看吧。您做了这件事,我感谢您。对,您的确完成了一件大事。我感谢您这本书,这个路易十四也同样压在我心上;在一首尚未发表的诗中,我也像您一样谈到了他。我为大家两个心灵的契合感到喜悦。

您所有的著作都是行动。作为历史学家、哲学家、诗人,您赢得了这场战斗。您是一位多么了不起的画家,进步和思想使您进入了他们的行列!在斩却这个统治之前,您先把它活生生地示众。为了急于再次捧读您的著作,我的信就写到这里。我决不离开您。

亲爱的伟大的思想家,我抱吻您。

维克多?雨果

1860年7月14日

于高城居

米什莱亲眼看到了第二帝国的覆亡。1874年,他正着手写新书《十九世纪史》的时候,溘然而逝。他的遗体被安葬在巴黎拉雪兹神父公墓。今天若是你去巴黎,若是你去那座墓园,你可以看到在一方长方形的大理石上,这位历史学家、诗人的石像,他仰卧着,眼睑合上,酣然入梦。在他上方,一位衣衫飘逸的女神轻盈地飞起,仿佛他的理想在飞翔。

徐知免

2014年12月16日,南京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