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n官网-必赢娱乐网址

用户登录
突显网络性 搭建生态圈 ——2019网络文学产业发展与海外传播

来源:文艺报 | 薛静  2020年05月22日08:29

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在自身继续繁荣发展的同时,多行业的联动力、跨学问的影响力进一步加强。在产业发展上,网络文学作为潜力巨大的原创源泉,一方面发挥“文学性”,与文艺领域联动,形成超级IP的文学、影视、游戏协同开发,延及同人创作和周边生产,同时促使其他文艺形式的生产机制也逐步发生革新;另一方面又发挥“网络性”,与科技领域联动,以自身海量受众带来的高影响、强需求和大数据,使前沿科技服务于网络文学。在海外传播上,网络文学进入网文出海的3.0时代,经过内容输出、平台搭建的前两阶段,网络文学海外原创内容逐渐增多、领域分工更加细化,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正逐渐实现从内容到模式、从区域到全球、从消遣到价值的转变,并成为中国学问走出去、提升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IP开发促进传统产业调整

网络文学的IP全产业链开发,为一些相对小众、薄弱的文艺形式,提供了试错的空间和发展的机会。以蝴蝶蓝所著《全职高手》为例,作为网络文学中的国民级作品,自2011年在起点中文网上发布,以其富有时代气息的电竞题材、血肉丰满的群像人物、追求梦想与荣耀的热血精神,吸引了数以万计的粉丝。《全职高手》作为超级IP,官方于2015年推出漫画版,2017年推出动画版,2018年推出舞台剧,2019年推出电视剧。这些艺术形式中,舞台剧在国内的受众群体较小,漫画动画虽然受众范围广,但国漫的制作水平仍然不算太强,电视剧相对成熟,但独家网播的形式也带来了新的挑战。受惠于《全职高手》这一IP的巨大能量,官方授权的改编往往可以吸引丰厚的资金支撑、大量的创作人才,促使小众的艺术形式融汇资源、提升水平。《全职高手》的舞台剧版在粉丝支撑下成功实现全国巡演,动漫版不但有超高点击,动画还获得了第14届中国动漫金龙奖的最佳动漫改编奖,超级IP网剧独播的方式也以30亿点击量试水成功,并且成为美国Netflix最受欢迎外语剧之一。

IP全产业链开发正逐步从早期的“以不同形式抽血赚钱”转变为“向不同形式输血造血”,网络文学这一文艺形式的发展,并未一家独大,而是形成了文艺领域的保护伞生态圈,避免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马太效应,以自身发展、产业开发,促使多种文艺形式得到资源、提升水平、共同发展。

网络文学的IP全产业链开发,将上游的内容输出,变为全域的交流互动。传统文学的影视改编,文学往往只提供内容,编辑和编剧话语权很低。而网络文学提供的则不仅仅是内容,而是以内容为核心的IP体系,这其中也包括了大量具有能动作用的粉丝。2019年上映的两部网文改编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与《庆余年》,自立项以来就备受关注,书粉从演员形象、导演风格、改编容量、制作班底等各个方面详细分析,拍摄过程中更是通过路透“云监督”。上映之后,两部作品在豆瓣、微博等网站得到的长评反馈,数量和质量都高于同档作品。《知否》的评论反思了正午阳光团队在女性向网文改编中故事全但慢、画面美但暗的普遍问题,《庆余年》则让人们重新认识到优秀编剧在网文影视化中的重要作用,圈内知名编剧王倦也因此为大众所认识。书粉基于对原著的深入理解,站在全局角度分析视觉语言是否承担起了叙事功能,改编删节是否同时保证了张弛节奏与人物塑造,这些堪称专业的评论,对网络文学的影视改编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网络文学所凝聚的书粉,让原著编辑是否认可变得尤为重要,将编剧地位提升到了新的高度,在影视行业流量中心制、资本中心制的环境下,让基于文学的IP成为超越流量和资本的存在,成为流量和资本所依附的根本。

网络文学的IP全产业链开发,促进了影视产业进入媒介革命,加速了各个产业的网络化趋势。2019年呈现的另一显著现象,是各种规模的网络文学影视改编,都逐渐转移为以网络播放为中心、卫视播放为延伸的新的格局。网文IP改编早期,船小好调头的中小IP率先试水成本低、类型多、相对宽松的网剧,到了2019年,《东宫》《从前有座灵剑山》等已经可以精准定位目标群体、以小成本获高热度。而超级IP以往常常依赖于卫视首播加网络联播的形式,以卫视产生影响、以广告获得收益。但近年来,随着网络文娱产业链的完善,从上游的网文版权、制作资金,到下游的宣传播放、广告分发,都逐渐集中到几家互联网巨头手中,对传统卫视的依赖程度大大下降。2019年,《魔道祖师》改编剧《陈情令》采用Tencent视频网络独播的形式,其热度不但远超卫视剧,还让Tencent巩固了付费会员制度、试水了付费超前点播,探索网剧网播的更多盈利模式。网络首播的《庆余年》,后续在卫视进行二轮播出,彻底颠覆了以往卫视为主、网络为辅的播放格局。

网络文学培养的作品付费、移动观看等消费习惯,大大促进了其他产业的网络化转型。这不仅是指作品的首发平台从线下移到线上,更是作品制作、宣传发行、广告设计等全流程开始以网络用户为对象进行。生产与盈利的网络化,其结果将是文艺作品的评价机制同样逐渐网络化,而这一结果优劣如何,还需要审慎对待。

网络特性促进多种产业整合

网络文学向“网络性”延伸,参与互联网产业版图搭建。2019年的第六届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网络文学板块首次亮相。在“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圆桌会议上,网络文学衍生的各种新型互联网内容平台引发讨论。除了基于文字的网络文学网站,中文在线在美国市场推出“视觉小说平台”Chapters开拓了新的天地。该平台将文字作品转化为图文并茂的多媒体形式,打破了传统文学阅读中的单向模式,读者不但可以阅读小说,而且可以参与到剧情之中进行互动,将中国网络文学的通俗性、可读性,与欧美网络文学的实验性、先锋性相结合,从技术的角度介入文学的内容创作。中文在线将Chapters定位为视觉小说平台、内容培育平台、作家聚合平台、粉丝互动平台,并在“手游产品”的门类中,两度成为中国App海外市场收入30强。这一跨类型、新业态的尝试值得持续关注。

在网络文学发展早期,是网络不断影响、改变着文学,促使文学卷入媒介革命之中。而随着网络文学扎根成长,文学促使互联网中多种类型和产品相互融合,为互联网的产业发展提供了新的想象空间。

网络文学向“网络性”延伸,促进人工智能技术落地。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已经具有一定影响力,潜在市场规模预计超过300亿元,但其中不可回避的关键问题就是翻译,特别是能够与网络文学日更、长篇所匹配的快速翻译。AI翻译是人工智能领域的重要实践场景,而网络文学的迫切需求,为AI翻译提供了大规模商业化的可见前景,多家科技企业都正在进行基于网络文学的AI翻译开发。于2019年获得千万级融资的推文科技,其自主研发的网络文学AI翻译生产系统,翻译速度可达到1秒千字,相较于人工翻译提升了3600倍,成本则降低到人工的1%。旗下funstory平台实现机器流程全自动化,不需要人工审校,内容质量即可达到出版标准,并可一键分发至Kindle、谷歌books、Applebooks等全球近50家海外主流数字出版平台。目前,连尚文学、掌阅科技、纵横文学、磨铁阅读、咪咕阅读等近20家网文主流企业,已经入驻funstory网文出海内容开放平台,聚合网络文学网站的网络文学翻译平台已经初具雏形。

翻译之外,AI技术还被应用到IP开发领域。2019年9月,阅文集团与MicroSoft(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合作,开启AI赋能网络文学的“IP唤醒计划”。AI产品MicroSoft小冰将通过对100部网络小说的学习,完善这些作品的世界观、搭建相应IP宇宙,模拟作品主人公与读者展开互动,未来将从文字拓展到语音、AR等形式,网文IP将更加深入地进入人们的生活。

先进科技纷纷拥抱网络文学,尝试从中挖掘商业化的可能,说明作为产业的网络文学已经不仅仅生产内容原料,更提供了大量商业需求、数据资源,其“网络性”的一面愈加凸显。未来,网络文学不但将是网络时代的一种形式,更将是科技发展的一种方向。

网络文学向“网络性”延伸,研究领域的数字人文转向也值得期待。网络文学研究在文本细读、类型研究、生产机制之外,近年来也出现了数字人文这一新的领域。网络文学依托网文网站创作和分发,网站的评价机制、分发逻辑与传统纸质出版体系完全不同,它更加类似于内容聚合网站的信息分发模式,最终将要形成的不是一面对千人的超市,而是千人得千面的电商。谷臻故事工场的走走,作为从《收获》杂志走出的研究者与创业者,尝试从数字的角度分析网络文学流行作品的情节线索。一批青年学者亦开始从算法逻辑的角度,解析网文网站的推文机制,这些研究方向都颇具新意。

当“筛选”的主体从人变为机器,其背后的算法与逻辑就值得观察,网络文学研究的数字人文转向,看似是离开文学、关注网络,其实恰恰是在这个网络时代,研究程序如何拆解文学,以完成对文学“不可拆解”价值的认识与保护。

海外传播步入全新出海征程

网络文学海外传播,输出作品更输出生态。近年来,网文出海渐成风潮,不但在网络文学内部,越来越多作品有了海外版和外国粉,和其他文艺形式相比,网文的传播影响也脱颖而出。据14届中国北京国际学问创意产业博览会发布《成就新时代的中国学问符号:2018-2019年度学问IP评价报告》,在年度中国IP海外评价前20的作品中,网络文学占据半壁江山,远远超过影视、动漫、游戏等其他门类。就我国现状而言,学问内容资源和学问产业水平仍存在一定失衡,相比其他文艺形式对制作能力的较高要求,以内容取胜的网络文学在海外传播上的确具有优势。以网文出海打好头阵、培育受众、争取时间,继而通过IP联动逐渐输出成熟的影视、游戏等作品,将成为中国学问海外传播的可行之道。

伴随着作品出海,网文网站除了搭建自身的海外网文平台,还积极与海外本土渠道、粉丝翻译网站合作,将自身的正版内容与优质翻译分发渠道对接。从作品落地到平台发展,不仅可以逐步使版权问题阳光化,而且也促进了海外粉丝社群的形成壮大。海外平台在作品阅读外,提供了大量互动讨论空间,海外读者、译者、编辑在此积极交流,形成社交空间,继续扩大影响。

网络文学海外传播,不同企业探索不同路径。国内网络文学网站的格局大致已经形成,但海外网络文学仍是一片蓝海,在海外传播的探索之中,各路企业也发挥自身优势,良性竞争中实现发展。阅文集团依靠自身强大的国内网文内容资源、网文网站运营经验,一方面上线大量翻译作品,另一方面也推动海外编辑进行非中文的网文创作,截至2019年底,起点国际已有原创作品39000余部,海外原创网文正在试水。掌阅科技则深耕海外华语市场,首先满足海外华人的阅读需求,逐渐覆盖大中华学问圈,在东北亚、东南亚地区输出作品。在出海作品选择上,也重点选择具有中国特色、适合华人学问的作品,走精品、精准、精细的路线。中文在线战略参投Wuxia World,后者作为海外中国网文翻译网站,拥有大量译者与粉丝,两者的合作,直接将内容对接到受众,同时也促进了海外中文翻译生态的发展。这些企业在网文出海上的积极实践,也将成为中国学问海外传播的宝贵经验。

网络文学海外传播,响应“一带一路”、讲好中国故事。网络文学作为具有中国特色的网络时代文艺形式,一直以来都受惠于国家学问产业发展政策,也积极配合国家海外合作战略部署。在“一带一路”背景下,网文出海既是推广者、也是受惠者。2019年,阅文集团与新加坡电信建立战略合作关系、投资泰国网络内容平台Ockbee U,还多次举办海外线下活动,以学问为依托,促进中外读者交流。同时,在国家政策支撑下,国内网文网站还有能力预先布局非洲等发展中国家,阅文集团与传音控股合作,利用传音在非洲市场智能终端、移动互联上的优势,开发非洲读者的阅读需求,让他们更了解中国打动人心的作品。网络文学作为中国当代学问的代表,正沿着“一带一路”,向越来越多的国家与地区,讲述血肉丰满的中国好故事,搭建携手并进的命运共同体。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