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n官网-必赢娱乐网址

用户登录
昌耀与《诗刊》

来源:“诗刊社”微信公众号 | 姜红伟  2020年06月29日09:26

昌耀的一生,既是不幸的,又是幸运的。不幸的是他多舛的命运、坎坷的生活和悲凉的结局,幸运的是他的诗歌创作、作品发表和诗名传播。自1979年复出诗坛至2000年告别人世,昌耀共计在国内五十余家文学报刊发表了四百余首诗歌作品。而其中,时间跨度最长、发表数量最多、精选作品最优、传播范围最广、产生影响最大的文学杂志,毫无疑问,首选被誉为“新中国诗歌国刊”的《诗刊》。

发表昌耀诗歌作品

昌耀在《诗刊》发表“处女作”的时间,是1979年10月。在《诗刊》10月号上,刊发了昌耀的《致友人——写在一九七八年的秋叶上》。这是昌耀第一次在《诗刊》发表诗作,因为这首诗,使众多诗人同行和广大诗歌读者认识了原本寂寂无名的青海诗歌编辑昌耀。

昌耀在《诗刊》发表“成名作”的时间,是1980年1月。在《诗刊》1月号上,刊登了昌耀的叙事长诗《大山的囚徒》。凭借这首共计500余行的叙事长诗,昌耀在中国诗坛一举成名。

昌耀在《诗刊》发表“代表作”的时间,是1982年10月。在《诗刊》10月号上,刊发了昌耀的抒情长诗《划呀,划呀,父亲们!——献给新时期的船夫》。这首抒情长诗的发表,使昌耀从此迈入了著名诗人的行列。

昌耀在《诗刊》发表“经典作”的时间,是1990年12月。在《诗刊》12月号上,登载了昌耀的名篇力作《哈拉库图》。因为这首极具经典性的诗作,昌耀跻身国内一流诗人的阵营。

除了上述诗作之外,《诗刊》先后发表了昌耀的下列诗作:

●1981年1月号《车轮(外二首) 》(包括《题古陶》《乡愁》);

●1981年5月号《随笔及其它》(包括《随笔(审美)》《我的街》《寓言》);

●1981年12月号《节奏:1 2 3……——答问》;

●1983年4月号《日出(外一首)》(包括《城市》);

●1983年9月号《敦煌主题及其变奏》(包括《河西走廊古意》《太息(拟古人)》《戈壁纪事》);

●1984年1月号《土风组诗》(包括《放牧的多罗母女神》《边关:24部灯》);

●1984年11月号《黄海二首》(包括《海的小品》《题石臼港海岸的丛林带》);

●1985年11月号《青藏高原的形体(组诗) 》(包括《1、河床》《2、圣迹》《3、她站在剧院临街的前庭》《4、阳光下的路》);

●1987年4月号《感觉与情绪(组诗) 》(包括《舞台深境塑造》《冷色调的有小酒店的风景》《眩惑》《锚地》《长篇小说》);

●1989年2月号《内陆(六首) 》(包括《栖惶》《受孕的鸟卵》《内陆高迥》《燔祭》(1、空位的悲哀;2、孤愤;3、光明殿;4、噩的结构;5、京都前门·狮面人;6、箫)、《热包谷》《盘陀:未闻的故事》);

●1991年5月号《冰湖坼裂·圣山·圣火——给SY》;

●1992年3月号《理想者的排箫(组诗) 》(包括《呼喊的河流》《圣咏》《露天水果市场》《谣辞》《盘庚》);

●1993年1月号《陶(二章) 》(包括《俯首苍茫》《图像仪式》);

●1993年6月号《烘烤:有关人生的多重体味(组诗) 》(包括《烘烤》《现在是夏天》《致修篁》《傍晚,篁与我》);

●1994年5月号《遣兴四首》(包括《晚云的血》《踏春去来》《薄曙:沉重之后的轻松》《大街看守》);

●1997年1月号《心灵之约(组诗) 》(包括《S山庄胜境登临记》《你啊,极为深邃的允诺——致H》《一座滨海城市,棕榈树,一位小姐——给H》《写给H君的碎纸片》《再致H》);

●1997年2月号《昌耀近作(组诗选五)》(包括《人,千篇一律》《享受鹰翔时的快感》《近在天堂的入口处》《小满夜夕》《淘空》。附录推荐人潞潞的短评);

●1998年5月号《划呀,划呀,父亲们!——献给新时期的船夫》;

●1999年9月号开设的“名家经典”栏目,刊登了《昌耀诗选》,包括:早期诗作五首:《船,或工程脚手架》《边城》《月亮与少女》《踏着蚀洞斑驳的岩原》《良宵》,中期诗作二十六首:《慈航》(存目)、《雪。土伯特女人和她的男人及三个孩子之歌》(存目)、《划呀,划呀,父亲们》(存目)、《河床》(存目)、《听候召唤:赶路》(存目)、《内陆高迥》(存目)、《哈拉库图》(存目)、《风景:涉水者》《纪历》《斯人》《一代》《回忆》《洞》《庄语》《燔祭》(1、空位的悲哀;2、孤愤;3、光明殿;4、噩的结构;5、京都前门·狮面人;6、箫)、《给约伯》《痛·怵惕》《怵惕·痛》《圣桑《天鹅》》《烘烤》《螺髻》《意义空白》《大街看守》《薄曙:沉重之后的轻松》《感受白色羊时的一刻》《西域:断简残编之美》,近期诗作三首:《两只龟》《面对“未可抵达的暖房”》《致史前期一对娇小的彩陶罐》。

同时,刊登附录:昌耀诗集目录:

《昌耀抒情诗集》(青海人民出版社 1986年版)

《昌耀抒情诗集》(增订本青海人民出版社 1988年版)

《命运之书》(青海人民出版社 1994年版)

《一个挑战的旅行者步行在上帝的沙盘》(敦煌文艺出版社1996年版)

《昌耀的诗》(人民文学出版社 1998年版)。

在发表昌耀诗作的同时,《诗刊》对于昌耀极具真知灼见、闪耀诗艺光芒和智慧火花的诗论同样给予重点刊登,并先后在1982年1月号、1988年5月号、1993年10月号和1996年9月号分别发表了昌耀题为《对诗的追求》《诗人们只有自己起来救自己》《以适度的沉默,以更大的耐心》和《沉重的命题——致XXX先生》的文章。

据统计,在长达二十年的时间内,昌耀共计在《诗刊》发表了《大山的囚徒》《划呀,划呀,父亲们!——献给新时期的船夫》《哈拉库图》《良宵》《斯人》等优秀诗文作品多达93首(篇)。

邀请昌耀参加诗会

《诗刊》对于昌耀的“抬举”,并没有局限于仅仅发表他的诗歌和文章。为了帮助昌耀开阔创作眼界,开阔诗歌视野,开阔写作思路,使昌耀从封闭的青海走出来,走向全国各地,与诗人同行们互相学习、互相交流、互相沟通,增进友谊,切磋诗艺,《诗刊》想方设法、千方百计为昌耀创造参加各种诗歌活动的机会和条件。

一方面,安排他参加各种诗歌会议。其中,最早的一次会议要追溯到1979年。这一年的11月14日,《诗刊》借邀请昌耀到北京修改诗稿《大山的囚徒》的机会,安排他以列席者身份参加了全国第四届文代会,旁听了会议精神,使昌耀获益良多。

另外,《诗刊》还先后邀请昌耀参加了下列会议:

●1986年8月25日至9月7日,《诗刊》和《当代文艺思潮》《飞天》杂志社在兰州举办的全国诗歌理论座谈会。

●1991年5月10日至18日,由中国作协、《诗刊》社在广西桂林召开的“全国诗歌创作座谈会”。

●1991年5月10日至18日,由中国作协、《诗刊》社、桂林市文联、桂林市作协、桂林市学问局、漓江出版社等单位联合主办的第三届漓江诗会。

●1998年11月12日至16日,《诗刊》社在江苏张家港举办的全国诗歌座谈会。

通过参加各种诗歌会议,昌耀增长了见识,增强了信心,打开了诗思,丰富了技巧,积累了经验,储存了能量,激发了灵感,收获了友情,交流了诗艺。

另一方面,《诗刊》也邀请他参加了各种诗歌采风活动:

●1981年3至4月,与邵燕祥、梁南等诗人先后在南京、杭州、长沙采风。

●1982年9月,与刘湛秋等诗人奔赴甘肃河西走廊、玉门油田和敦煌一线采风。

●1984年6月至7月,与雷霆、孙静轩、桑恒昌、王辽生等诗人先后在山东日照、青岛、兖石铁路工地、沂蒙山区等地采风。

通过采风,昌耀灵感迸发,诗情澎湃,创作了一系列有生活气息、有思想底蕴、有独特风格的诗歌佳作,从而使昌耀的诗歌更加大气、更加厚重、更加奇异。

刊登评论昌耀文章

能够在众多的投稿者中发现昌耀这位具有独特风格的编辑,《诗刊》倍加珍惜。在发表他诗作的同时,更是紧跟诗歌评论,为他助力,为他造势,帮他提高创作水平,对他进行深度推介。

1981年,《诗刊》专门邀请青海著名诗人罗洛撰写了第一篇评论昌耀的文章《险拔峻峭,质而无华——谈昌耀的诗》刊登在《诗刊》10月号上。在这篇诗歌评论中,罗洛重点对昌耀的《大山的囚徒》和《山旅》给予了较高评价:

昌耀的这两首长诗,以及他的一些抒情诗,表现了他的诗的特色险拔峻峭,质而无华。他所追求和探索的诗的风格,是像高原群山那样块垒峥嵘,像飞瀑急湍那样奔放不羁,正如他最热爱的歌声是昂扬激奋的雄鹰的鸣叫,刚健苍劲的战马的长嘶。在他的诗里,没有整齐的格律和华美的辞藻,诗的节奏跌顿短促,旋律质朴自然,语言凝练遒劲,意境雄奇开阔。

1986年4月,昌耀出版了第一本诗集《昌耀抒情诗集》。《诗刊》9月号给予了大力宣传和高度评价:

《昌耀抒情诗集》(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是昌耀从事诗创作三十余年来的处女集,亦是荟萃集。所收长短诗100首,首首皆可谓心血结晶而成,有着玛瑙钻石般的坚实与绚烂。其孤诣独运处每见,鲜明地凸现出其块垒峥嵘的个性。这些诗,竭尽琢磨而又少有斧凿痕迹,风格奇而不怪,险而不僻,硬而不厉、瘦而不弱,显示了编辑相当的艺术修养和功力。《昌耀抒情诗集》堪称当代诗坛的一个重大收获。

1987年11月,在《诗刊》11月号上,刊登了戈健题为《当代诗歌:呼唤着真挚——读〈诗刊〉四月号部分中年诗人作品有感》的诗歌评论。在这篇诗论中,戈健写道:

昌耀的诗向来以峭拔奔放、沉郁顿挫作底色,《感觉与情绪》抹上了厚重的神秘主义油彩,变得冷峻、玄奥、滞涩了。《眩惑》的总体情绪基本可以把握:寻找途中的徬徨、失落、无所适从却又不甘落伍地固执而前。这是作为处在人生过渡地带的中年人,在现实生活的冲击下,生理和心理诸种因素纠缠而成的一种特殊心态。这种心态的传达是真挚的。

1988年,《诗刊》再次邀约著名诗歌评论家叶橹为昌耀撰写诗歌评论,并刊登在《诗刊》7月号上。在这篇题为《杜鹃啼血与精卫填海——论昌耀的诗》的文章中,叶橹以独特的视角、独到的观点,对昌耀的诗歌作品和昌耀诗歌的美学价值给予了恰如其分的论述:

在中国当代的诗坛上,昌耀的诗应当说一种相当独特奇异的现象。有着像他那样的生活经历和命运的诗人不能说为数很少,但能够像他那样真正把诗与生命融为一体的人的确不多。在这一点上,昌耀具有特别的意义和价值。

读昌耀的诗,你会首先感到,这是一个真正把诗作为自己生命的最高形式来真诚追求的人。尽管他生活在那一片贫瘠荒凉的土地,精神和肉体遭受过残酷的戕害,然而,他的心灵的天地却显示出一种深邃的丰富性。

尤其是在评价昌耀的名篇《慈航》时,叶橹给予了“《慈航》在当代中国诗坛上应当被视为具有像《神曲》那样一种主题构筑的诗”这样高的评价,论点极具独创性,并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叶橹的文章是当时有关昌耀诗歌评论中最有分量、最有影响、最有价值的一篇。此文的发表,使昌耀在中国诗坛的名气越来越大、影响越来越广、地位越来越高。

发表昌耀讣告遗作

2000年3月23日,昌耀难以忍受病痛的折磨,以一种决绝的方式告别人世。获悉昌耀逝世的噩耗,《诗刊》社的全体同仁深感悲痛。对于这位在《诗刊》发表作品长达二十年,发表数量多达八十余篇的老编辑的逝世,《诗刊》给予了十分隆重的悼念,表达了深切的缅怀。在5月号上,《诗刊》向全国各地广大读者发布了《著名诗人昌耀逝世》的讣告:

当代著名诗人、青海省作协副主席昌耀因病于二〇〇〇年三月二十三日九时四十五分在西宁逝世,终年六十四岁。

昌耀,原名王昌耀,一九三六年生,湖南桃源人,九三学社会员。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文工队队员,河北省某军校学员。后在抗美援朝战场致残。曾长时间受到不公正待遇,在青海流放了二十余年。一九五四年开始发表诗作,八十年代以后的作品更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已出版诗集《昌耀抒情诗集》《情感历程》(未出版。姜注)、《噩的结构》(未出版。姜注)、《命运之书》《昌耀的诗》等。他的诗多以青海的西部高原为背景,抒写荡气回肠的壮烈人生,展示了沉郁、苍劲、深刻、精致的诗风,成为中国当代为数不多的、独树一帜的最优秀诗人之一。他的去世,是中国诗坛的损失。

为了纪念这位与《诗刊》有着深厚感情的老编辑,《诗刊》同期专门发表了昌耀的遗作《命运之书》,这组诗作精选了《昌耀诗集》中的的七首力作,包括《踏着蚀洞斑驳的岩原》《烘烤》《斯人》《太息》《头像》《俯首苍茫》《一个早晨》等,以诗歌的形式回顾了这位著名诗人充满艰辛,历尽坎坷的人生。

发表悼念昌耀文章

仅仅发表昌耀的遗作,并不能完全表达《诗刊》编辑部全体编辑的哀悼之情。2000年6月,《诗刊》6月号发表了昌耀的好友,著名诗人,原《诗刊》编辑,时任《人民文学》副主编,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的韩作荣眼含热泪、饱含伤感撰写的悼念文章《受难的囚徒与垂首的玫瑰——怀念诗人昌耀》。

这篇散文,长达八千余字,详细记录了韩作荣奔赴青海探望昌耀的情景,生动地描述了昌耀历经人生坎坷、成就经典诗篇的过程,高度评价了昌耀诗歌的辉煌成就、重要价值和卓越贡献,讲述了昌耀女友在他生命中最后一段时光里的精心陪伴和悉心照料。

这是一篇韩作荣用尽了力气,用尽了情感的呕心沥血之作,更是一篇字里行间盈满了悲伤、思念的散文。尤其是文章的最后一段,写的感人至深、催人泪下:

昌耀走了,他实践了死亡的自我保护,他的遗容神态安详,却无法体验“长眠就是幸福”了。在亲友的泪水里,在无数痛悼哀伤的叹息里,一个诗人的肉体即将消失,化作前生命状态的物质,真正和高原结成一体。他的诗魂,却如同火焰中“一个烧焦的影子,从自己的衣饰脱身遨游空际”,给空渺和苍茫渗入金属般瘦硬、坚实,湖水一样澄明、幽深的诗意。

夜晚,他的女友从昏迷中醒来,手持一束花朵又来看他了。而这时的昌耀已成为停尸房里的一个编号。看门的老人不知道哪一具尸体是他,说,把花放在凳子上吧。

女友用难忍的悲声呼唤着——王昌耀,我来看你了!你走好啊……

我想,这不仅是一个人的呼号。

此文发表后,许多昌耀的朋友和读者读完被深深地打动了,流下了眼泪。

昌耀逝世后,全国几十家报刊刊登了大量悼念昌耀的文章,而《诗刊》刊登的、韩作荣撰写的这篇,被大家公认为是最佳文章,既表达了韩作荣个人的怀念与追忆,更代表了《诗刊》社历任昌耀诗歌作品责任编辑们的哀思与伤感。

作为一个诗歌编辑,生前能得到“新中国诗歌国刊”的《诗刊》长达二十年的厚爱,能得到《诗刊》发表多达93首(篇)诗文的厚待,昌耀无疑是最幸运的,更是最幸福的。

据考证,在所有刊登昌耀诗文的诗歌报刊中,《诗刊》以其发表100(首)篇(包括昌耀逝世后《诗刊》5月号发表的遗作《命运之书》七首)的数量荣登榜首。同时,在所有荣登《诗刊》的诗歌编辑中,昌耀的发表数量和作品质量以及影响更是名列前茅。

而纵观昌耀辉煌的诗歌生涯,尤其是昌耀诗歌的发表历史,大家完全可以这样说,在昌耀成名成家的过程中,《诗刊》扮演了至关重要的“第一推手”角色,在历经二十年的推广工作中,成功地将昌耀从一个青海省默默无闻的诗歌编辑推介成为中国诗坛赫赫有名的杰出诗人。

因此,在纪念昌耀逝世二十周年之际,在大家深切缅怀昌耀的同时,更应该铭记《诗刊》为推介昌耀所付出的巨大劳动以及为中国诗坛发现昌耀这位杰出诗人所作出的努力和贡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